成都水产捕捞联盟

留学感悟拒做“皮皮虾”:毛头小子独闯西雅图交通局

新东方英语2018-05-15 15:26:08

曾经,出国留学是一件新鲜事,“海龟”也是精英的代名词。而随着出国留学越来越普遍,留学生人数持续增长,曾经不多见的“海龟”已经成为一股不小的力量,充斥在国内大大小小的招聘会中。过去,“海龟”二字代表的是世界领先的知识水平,代表的是更加成熟的世界观和更加开阔的眼界。而如今,留学逐渐低龄化,留学生数量越来越多,素质却良莠不齐,“海龟”的称号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是不是每个从国外求学归来的人都可以称得上“海龟”?这个问题开始在人们内心留下疑惑的种子。对于综合能力欠佳的留学生,人们逐渐有了一个新的称呼——“皮皮虾”,用来指那些虽然从国外求学归来,却虚有其表、无用武之地的年轻人。而区分“海龟”和“皮皮虾”的一个重要标准,往往是看一个人是否具有跨国工作的经验。

当初在美国留学时,我有幸有过一段工作经历。虽然如今我回国已经一年多,但当时初入美国职场的经历依旧是我同国内朋友、同事聊得最多的话题。那些工作中的意外,那些阴差阳错、让人哭笑不得的小故事,总能勾起我在美国生活的点滴回忆。

投递简历的四种途径

为了配得上“海龟”的称号,到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无不希望锻炼自己的能力,为自己的履历镶嵌一层金边,而实现这个目标的一个有效途径就是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美国公司通常会在新人入职之前的半年或一年开始招聘——好的苗子都需要提前开抢嘛。在美国读研究生一般是两年时间,因此对于读研的留学生来说,在安顿好基本的生活起居并逐渐适应学习生活后,便要开始着手准备找实习了。留学生可以首先构思自己的简历和自我评价信,然后反复打磨修改。投简历的途径主要有四种。第一种是在学校每年固定的招聘季投递,那时会有许多公司到学校招人,现场跟应聘者聊天、收简历。这个时候中国留学生往往会觉得很受打击,因为再流利的口语也比不上本土的美国人。第二种是在目标公司的官网上找到简历投递的邮箱,然后发送电子版简历过去。不过,中国留学生投出去的简历往往石沉大海:美国公司的HR很容易通过名字的拼写就把这些应聘者过滤掉,因为他们通常优先考虑美国人,其次考虑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外国人,而在语言上处于劣势的中国留学生就成了“备胎中的备胎”。很多聪明的同胞面对如上残酷现实,会选择把简历上的名字改成自己的英文名,碰碰运气。第三种途径是利用美国流行的职场社交网站LinkedIn (中文名叫“领英”)来给目标公司的HR投递自己的电子简历。最后一种途径是寻找猎头公司,他们会负责帮你推荐面试,如被录用,工资也是猎头公司负责发放,然后公司会按照协议把钱给猎头公司,总之其中的关系比较复杂。

留学生找工作的门槛

留学生不管在国内拥有如何多的资源和人脉,到了美国之后,这些资源均约等于零,因此找第一份实习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为了找到一份实习工作,当年的我和身边大多数中国留学生一样,不放过任何投递简历的机会,上面所说的四种途径都用上了,可谓“四管齐下”,简历写得自己看了都觉得震惊。每周除了上课,我都在东奔西跑地参加面试。那时我刚到美国,口语还说不利索,尤其当好几双眼睛紧盯着我时,我更是说得磕磕巴巴,自己都嫌弃自己。面试的结果也十分惨烈,基本十次面试中我只有一次能抓住机会进入下一轮的“二面”,但“二面”之后通常就没有下文了。虽然我早就听说在美国找工作要做好各种被打击的准备,但真当这些打击纷至沓来时,我才体会到那种无奈与辛酸,尤其在辛苦准备很久换来的却依然是封拒信时,更是感到有些绝望。

可能是老天可怜我,也可能是那段时间的真心祷告起了作用,在我研一第二个学期快结束时,我接到了一通让我兴奋无比的电话,对方告知我被西雅图政府实习生项目录用了。当时的我毕竟还是年轻,心想在美国找工作也不过如此。结果兴奋劲头还没过去,一盆凉水就泼了下来。去报到的当天,工作单位要求看我的CPT (Curricular Practical Training)签证,这是允许国际学生在校期间外出工作的凭证,由每个学校的国际服务中心签发。当我去学校的相关部门申请CPT签证的时候,我才知道国际学生第一年是不允许校外打工的。而当时录取我的西雅图政府那边给的反馈是,如果我不能在半个月之内拿到CPT签证,这次实习机会就会被取消。那时我才体会到,国际生身份的限制真是让人寸步难行。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要飞走,我急得上蹿下跳,四处打听对策。百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找到了当时的导师。一开始,导师二话不说先把我训斥了一番,大意是怪我没有把心思放在学习和研究上,却一门心思想着打工赚钱。然后我向他解释家里如何贫困,这份实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当然大部分内容都是杜撰出来的。最后导师终于妥协了,给我出了一个主意:他修改了我这一届应届生的毕业条件,要求每个国际学生必须实习,否则不予毕业。此招一出,学校国际服务中心的老师没有了拒绝的理由,于是批准了我的CPT签证申请。由此,我在美国的第一份实习工作正式开始。

实习的酸甜苦辣

我实习的单位是西雅图交通局。在正式报到的当天,我走进办公室,看到满墙的显示器和画面里密密麻麻的路和车,脑袋“嗡”一下就大了。后面一个小时的培训我也听得云里雾里,基本什么都没听懂。直到工作了将近一个月之后,我才慢慢熟悉业务,可以脱离他人的帮助自己硬着头皮独立工作。



当时我的工作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是极其重要。每天早上,我要检查一下路上所有的监控摄像头是否正常,如有不正常就及时上报。我还要记录各种交通事故,包括涉事车辆、人数等信息,然后每天下班前形成标准报告。工作中最大的挑战在于,每次有交通事故发生,都会有人打电话过来,向我们报告有关信息,而我当时的听力水平很是有限,电话那头的人说话语速稍微快点,再有点口音,我就懵了。因为害怕丢人现眼,外加性格内向腼腆,有时我会全程沉默,假装自己听懂了,最后来一句“copy that”(收到),然后放下电话。当时如果真有大事发生,很可能就耽误了,现在想想真是后怕。所幸在我值班的时候,基本没什么大事发生。有一次,我接到一通电话,我听到的意思是对方希望我帮忙查看一下哪些地方拥堵,对方报地名,我就调出摄像头的监控画面查看,一来二去地回复了他。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领导找到我,说了一通让我哭笑不得的话。她说:超凡,听说昨天你帮警察准确定位到了嫌疑人的车辆,警方迅速逮捕了嫌犯,你立大功了!我先是一愣,然后红着脸说这是自己应该做的。

还有一次,早上轮到我值班。值班人员要在西雅图交通早高峰出现前就位,以确保在必要的时候参与交通的指挥和调度。所以轮到我值班时,我通常要在6点起床,7点准时站在监视器前面。鉴于本人有“先天性起床困难症”,每周的早班叫早都要用上七八个闹钟才能奏效。而在那次值班的前一晚,我刚刚熬夜完成了一篇论文,所以第二天的早起让我难受得不行。我好不容易拖着半睡不醒的身躯来到政府大楼前,可是大楼却一点面子都不给,锁得严严实实。我蹲在楼门口,内心一片茫然,却又着急上火,生怕耽误了交通大事。后来,一个早起散步的悠闲自若的美国老奶奶关心地问我是否有难处,我说自己今早需要值班,可来了却发现大门紧锁。她拍拍我的肩膀说:今天是老兵节,全民放假一天。我一看,果真是全民放假,连单位门前的保安都没有出现,所有人消失得干干净净。我打开iPhone的日历,上面赫然显示着“Veteran’s Day”(老兵节)。我苦笑了一下,向老奶奶道了句感谢,便一溜烟回家继续睡觉了。

对于实习生来说,工资都是按小时计算。我们需要每两周上报一次自己的工作时间,工资在直属领导审核通过后发放。之所以每两周发一次工资,是为了尽可能尊重每个人的劳动成果,工作了多少天、多少个小时都清清楚楚,比按月发放更准确,毕竟每个月份的天数不同。这让我看到了美国人对于细节的把握,也让我管中窥豹,了解了美国为什么会有今日的成就。在拿到人生第一份工资的那天,我看着银行卡里的进账记录,默默地乘以当时的汇率6.5换算成人民币,傻傻地对着屏幕乐了半个小时。

在美国工作的日子里,我感到上下级之间没有明显的地位差别,领导和下属之间更像朋友,可以直呼彼此的名字,可以很融洽地谈天说地,不用在说话之前反复斟酌,更不用担心一句无心的话会带来想象不到的后果。这样的工作环境让人心情轻松许多,可以真正只考虑工作本身。面对一群有着不同肤色的陌生同事,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多少会有些不适应,用一口外语和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同事打交道需要适应的时间。而在我看来,有时越紧张就越应该大声说话,别怕说错,这样才能进步。
很多学弟、学妹向我打听找工作的经验,他们最关心的还是如何找工作最有效。无论是从我个人还是从身边朋友的经历来看,找熟人推荐都是最有效的方法。“内推”可以让你的简历跳过机器筛选的步骤,直接到达负责人手里,这样会大大提高你获得面试的几率。要知道,在美国也是讲“人脉”的,这也是美国职场的游戏规则。有句话说得好,人脉是麻烦出来的。所以要懂得积累自己的人脉,从点滴入手,机会也许就会在某天突然降临。愿每个漂泊在海外的同胞都能得偿所愿,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

(本文《新东方英语》2016年8月号,点击“阅读原文”链接或下方封面了解详情与购买。)




新东方旗下唯一双语杂志、新媒体
投稿邮箱:xdfyy@xdf.cn
投稿请致电18515803973
合作请致电010-62605588-122(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