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错过了十里桃花,却踏进了人类最后的秘境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0-19 12:03:59

前一阵有朋友找来问我,要不要去趟西藏的林芝,说那里的桃花艳丽至极,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取景地。



其实电视剧并非在那里取景,但是相比片子里用特效做出来的十里桃花,这世上最接近、甚至能超越的景色,就在西藏的林芝了。当然,从我的角度出发,那里也有其它吸引人的东西:藏香猪、牦牛肉、雅江鱼和各种菌菇。


临行前查资料,网上还有更离谱的传说:就像很多美国人坚信内华达州有外星人研究基地一样,不少中国网民也咬定林芝正是造“大船”的地方。



在林芝集合的前一天,各路人马提前到达成都、昆明等地,准备第二天一大早飞往林芝。


林芝的米林机场,是中国起落难度最大的机场,坐落在喜马拉雅山脉和雅鲁藏布江之间的峡谷中,两侧都是高耸的雪山,航道复杂,稍一偏南又会闯入阿三境内——你们知道的,阿三一向很鸡糟。每天午后,强劲的南风越过喜马拉雅山脉吹过来,在山谷中形成紊乱的气流,只有每天上午的时候,米林机场才能起落航班。所以,中国也只有西部和南部的少数几个机场,才有发往林芝的航班。


虽然是高原,但是林芝的海拔在西藏是属于很低的。3000米的海拔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会引起严重的高原反应,更何况,在这个开始大力发展旅游的地方,氧气罐是大大地有。而且,如果住宿条件高级的话,还有专门的供氧房(这个我们在后文里再说)。


下了飞机,各路人马到齐,直奔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地之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当地导游自豪地告诉我们,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是世界上最大的峡谷,全长500多公里,最深处超过6000米,一通豪言壮语,让我们这些外来人感到了自己的渺小。



大峡谷的扛把子是南迦巴瓦峰,海拔7782米,是海拔8000米以下的最高峰。这是中国境内一座重要的神山,与冈仁波齐、卡瓦格博、阿尼玛卿、尕朵觉沃等神山齐名,并且被古苯教奉为圣地,有“西藏众山之父”之称,古代藏民描绘它为“直刺苍穹的长矛”。



但是南迦巴瓦的顶峰长年云雾缭绕,从来不那么轻易示人,有“羞女峰”的外号。我们在这个气候回暖的季节来到这里,阳光的照射令水汽蒸腾,包裹山顶的云雾不散,自然也只能远远地观瞻一下整个山脉的大致景象。



根据经验,想要看到南迦巴瓦的全貌,应该选在云雾稀少的冬天来到这里。三年前,我们为了看梅里太子十三峰的日照金山,特地在12月赶到飞来寺,果然大清早看到了难得的胜景。


然而,我们此行的目的是看桃花,必须选在暮春时节。


林芝白天的日照很充足,气候温暖,风和日丽。按照时节来说,桃花应该已经进入全面绽放的状态。但是就在我们到来的前一天,林芝飘了一场小雪,花骨朵们一哆嗦,又缩回去了一些,所以当我们沿着雅鲁藏布江一路来到传说中的索松村时,并没有看见漫山的红艳,好在一路上有些向阳的地方,总算有一片片开得还不错的桃树。



有些专程为桃花而来的人抓紧拍照,不错过任何香艳,让我们几个一心惦记着大吃大喝的人非常焦急,因为路上看见的几只藏香猪,还有藏民抬出来卖的干菌子,已经勾起了美味的回忆。



傍晚到达下榻的酒店——林芝工布庄园希尔顿酒店。以前住希尔顿酒店都是在大城市里,这回第一次在那么偏远的地方邂逅希尔顿酒店,还真有点儿恍惚。


西藏的傍晚天还很亮,让我们能一睹酒店的全貌。这里是一个偌大的建筑群,包含着诸多藏地的文化元素,酒店的名字“工布庄园”其实正传承了此地的古老文化——在林芝地区的工布文化中,庄园是一个体制完备的单位,相当于一座城池,基于宗教和一个煊赫的家族而构建,既有生产能力,又有军事实力,还有各自的独特文化。


酒店门口一长排金灿灿的大转经筒,安置在红色的转经走廊中,显得非常庄严。站在酒店入口处,视线穿过大转经筒,便能看见后面绵延巍峨的喜马拉雅山脉。而从酒店另一面淌过的,则是雅鲁藏布江,大江后面的雪山同样壮观。整个酒店的地理位置背山面水,良田环绕,前面又修有大路,若是放在古代,便是一座易守难攻、又适合经济发展的大庄园。


把手机横过来,或把脖子拧过去


大堂很气派,许多藏地特色的装饰很摆设。房梁上绘着“藏八宝”作为装饰,下面写着藏文“扎西德勒”。我想到了一个在大理的朋友,他两条手臂上文的便是藏八宝,和这个酒店大堂一样,都是我见过最特别的藏八宝图案装饰。



林芝被称为“人类最后的秘境”,现在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在这里拿到这么好的一块地方建酒店,希尔顿集团也是很有眼光。有些人分到了面对雅鲁藏布江的江景房,而我住得是面对喜马拉雅的山景房,房间里空调暖烘烘的,看出去则是茂密的山林和皑皑的雪顶,此处独缺一碗酥油茶。


↑江景房↑                 ↓山景房↓


值得一提的是,酒店房间里有部分是供氧房。虽然海拔不算很高,但旅途劳累之下,还是会触发一些人的高原反应,如果对自己身体情况有预估的,可以在订酒店的时候提前说明需要供氧房。


从房间走廊望下去,客房楼的大天井里有两棵很大的桃花树,已经开得颇为好看了。向酒店里的人打听了一下,原来这两棵桃花树原本就生长在这里,大的那棵已经有300多岁。酒店中的很多树木都是原生的,设计酒店的时候,围绕着它们进行巧妙的布局,既保护了树木,又将它们纳为了酒店的景观。



中午在路途中吃的是路边川菜——就是那些在全国各地公路边都能看见的川味馆子,虽然滋味尚可,但是我们几个久经沙场的老司机都不敢多吃,唯恐下午在车子上颠着感觉不适。同行的有两个人下午面色不太对,我估计并非全是高原反应,而是中午吃多了。


到了酒店,就可以放开吃了。工布新年的除夕有一个传统叫“吃结达”。“结达”用酥油和牦牛奶做成,烤软后可以配着麦饼吃,除夕晚上一定要用这玩意儿将自己撑饱,因为后半夜鬼会来背人,吃饱了,鬼就背不动你了。


酒店没有结达吃,但是面对“猎味”中餐厅备下的满桌佳肴,我们就当今晚会百鬼夜行,先把自己撑饱再说。


虽然在藏区,但是餐厅烹饪的菜系并非藏餐,而是川菜和粤菜的组合,捎上一些藏餐的元素。这是有道理的:藏餐无论从食材还是从烹饪来说,都算不上高档,一定要补充其它菜系的元素,才配得上一家有腔调的度假酒店。川菜是藏地人民都很喜爱的,进了藏区,到处可以看见川菜馆子。而粤菜又是高档酒店的标配,单从食材方面就可以大大丰富餐桌。



凉菜的麻辣肚片和盐水煮核桃深得大家喜爱:一个口味重,让人想到了每次入川的大吃大喝,瞬间就唤起了食欲;一个几乎是最本来的味道,剥两个之后,却激起了酒欲。


此时藏香猪提前在凉菜的环节里上桌了。这道风味藏香猪,是将藏香猪肉做成腊味的,并非传统的炖菜,倒也别有滋味。藏民还有一种处理猪肉的法子叫琵琶肉,我在迪庆吃过,很难忘,与这道腊味藏香猪有异曲同工之妙。



有人事先得到风声,说这餐有一道很特别的菜——牦牛肉刺身。上来后,确实很特别,完全是借鉴日式刺身的摆盘,只不过里面的食材换成了藏地特色的牦牛肉。各种海鲜刺身、和牛刺身、马肉刺身、地鸡刺身我都吃过,这下涉猎名单里又多了牦牛肉。不过牦牛肉的脂肪含量很少,吃不出圆润的口感,倒是肉香味很特别,看来这家酒店的大厨,是铁了心要在这里翻翻藏餐的花样了。



汤是这里很常见的菌菇老鸡汤,用粤菜的方式煲出来,很原始的鲜味。我们这次来,并非菌子的季节,早有西藏的朋友跟我说,林芝的菌子不输于云南,我想下次再来的话,一定要挑菌子季,吃新鲜的,天天管饱!



热菜里有口味做得很正宗的铁板大肠,也有起初让大家摸不着头脑的鹿筋煲。一开始,有人说是猪蹄筋,有人说是牛蹄筋,但是这玩意儿吃上去比猪蹄筋要口感扎实些,个头又不如牛蹄筋那么大。回过头一研究菜单,原来是鹿筋——稀罕东西啊,更何况味道做得也很赞,一下子纷纷抢食,没几下就被干完了。



藏香猪再次上桌,这回是熟悉的炖肉。进了藏区,每每大吃,桌子上若没有一大锅炖菜,还真不习惯。有一回,我在藏地的一个村子里住了五天,白天在附近山上转悠,晚上回去就是一大锅炖菜加米饭,第二天早上,把前一天晚上吃剩的饭菜混一起烧个泡饭,再加一壶酥油茶。到了第四天晚上,我实在忍不住,便对那家藏民说,我教你们点别的做法吧。他们连连摆手:“不会不会,不学不学,我们这里就只这样做饭的嘛!”



餐后,大家相约去看星星,城里人嘛,就是好这个。我本不想去的,但算来,藏地的夜空已经有两年多没看了,于是随着几个人出去走了一圈,顺便消化消化。这里毕竟海拔低,酒店又彻夜有照明,星空不那么令人震撼,但是银河还是能很明显地分辨出,想想在上海,这样的星空是永远看不见的。顺带说一句,我每周一去共青森林公园那边打球,晚上回家经过没有路灯的嫩江路,那里的夜空,的确比市中心好看很多。



欢迎分享  欢迎推荐

后台已有文章715篇

回复 关键词 慢慢搜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