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玩 | 一只蟹要跨过多少山河大海才能爬进蟹宴?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2-28 09:55:28



霜降,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

霜降有三候:一候豺乃祭兽、二候草木黄落、三候蜇虫咸俯。

天气由凉变冷,霜降到了,冬日也就不远了。

气肃而凝,露结为霜。暖酒入眠,万物冬藏。



霜降变了天,当水温转变时,蟹类便四处觅食,储存过冬时的能量,并在体内积蓄蟹黄蟹膏。

在蟹族们普遍交配时,母蟹的蟹黄及公蟹的蟹膏会比平常来的丰富,蟹肉也会十分饱满结实,常言“九月吃雌蟹,十月选雄蟹”。 

每一口,都饱尝“壳凸红脂块块香”的爽感。



“只凭手和口剥蟹,借用蟹身上的爪尖做工具,速度之快令人惊奇。剥出的螃蟹皮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绝对不会再带着吃不干净的地方,也不可能再有残留在皮里的肉丝。”








熟醉蟹



取1:1:0.8———花雕(普通黄酒):生抽:冰糖,

拇指粗姜块敲碎,花椒,八角,食指长桂皮,陈皮,丁香。

所有调料烧开小火咕嘟10分钟 ,关火前倒入剩下的黄酒,醉汁放凉蒸螃蟹。蒸前要将螃蟹刷净,肚皮朝上,每个肚皮上放一片姜。



蟹酿橙



蟹酿橙是一道古代名菜,南宋林洪撰写的《山家清供》里有详细做法:

橙取大的,在上部三分之一处切开,掏去橙肉和瓣膜,倒去橙汁,只留少许,蟹取蟹膏、蟹黄和蟹肉放在橙盒内,盖上橙盖,插一支牙签固定,放在蒸笼里,用酒、醋、水蒸熟,佐菊花酒吃。

 

松露蟹脚芦笋



蟹脚肉手工拆出来之后需要注意保存方式,确保新鲜。芦笋充满绿色的大自然气息,与蟹脚肉的鲜味融合,且富有嚼劲。鲜脆清爽的芦笋,鲜香嫩滑的蟹脚肉,两者搭配,一浓一淡,相得益彰。

 

蟹粉虾仁



蟹粉虾仁,要用活拆的蟹粉,挂着蟹油冒着热气,浇淋在刚出锅的虾仁上,大块可见的蟹黄饱满得令人眼前一亮,搭配虾肉原本的鲜嫩和Q劲,鲜中带甜,吃来十分够味。虾肉下层还铺上了一层蟹黄油,将蟹味饱收腹中,丝毫没有浪费。

 

开水白菜



开水白菜实际是餐桌上的一道高级料理,“开水”是用鸡架、猪骨、瑶柱、宣威火腿上的蹄子,等鲜货一同熬制的高汤。白菜心放入烧开后的清水里断生,再放入凉的清水中漂冷。去尽菜腥味后放入漏勺中,用“开水”自上而下的淋下,直至白菜烫熟,最后,将烫好菜心垫在汤盆底,轻轻倒入精心熬制的“开水”。 

 

秃黄油捞饭



秃黄油的“秃”是“只有”或“独有”的意思;秃黄油的“黄油”,即高纯度的蟹粉。所有的蟹黄和蟹膏都浓缩于这一碗的精华——秃黄油捞饭,蟹宴的压轴之作,热腾腾的一口白饭,裹上油亮金黄的蟹膏蟹黄。齿间留香,回味无尽。



林黛玉在《红楼梦》里吃完螃蟹,喝口合欢花浸的烧酒,末了还和贾宝玉、薛宝钗一起写了首螃蟹诗。

蟹宴的末尾,用一碗清淡如诗的汤收住口中的鲜味。



菌菇汤



蜜瓜希腊酸奶


吃过了至鲜的蟹,其它美味自然很难入口,酸甜清爽的“蜜瓜希腊酸奶”给蟹宴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秋日艳阳下,桂花飘香,

揭开蟹盖,蟹黄油润,蟹肉玉白……

秋之美哉不过吃蟹。


-THE END-


设计/赵迪焕

撰文/陈晓瑾

编辑/竺嘉芮


执行统筹/Maxant

出品人/王鸿飞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