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大闸蟹到底该不该放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8-11 07:52:00

点击上面蓝字科学养殖即可关注并可查阅往期期刊。打造水产行业微信第一服务平台

  这几天,杭州新农都水产市场隐秘流传着一个消息:有个神秘的萧山男子,到市场买四两/个的大闸蟹,每次都买上万斤,每次都会装车运走,然后倒入钱塘江放生。


  规格为四两/个的大闸蟹,少说说也要四五十元一斤,每天一万斤,那是什么概念?还连续买了很多天?真的有这样一位大肆采购大闸蟹的神秘土豪吗?他真的买这么多吗?真的全部倒入钱塘江放生?


  隐秘的传言:有人每天买1万斤大闸蟹,当面现金结清


  最先把消息告诉钱报记者的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新农都水产市场摊主。他说,萧山建设四路的新农都市场里,有人每天下午3点钟到,看到大闸蟹就停下来谈价格。一旦谈价完成,就现金结算。当面结清款项后就装车,然后运到钱塘江放生。


  “每次要买1万斤大闸蟹。”爆料的摊主就在水产市场做批发生意,他说神秘男子已连续在市场购买了十多天。“中间断过几天,但17日下午又来了,又买了1万斤左右。”


  爆料人说,因为这个神秘人物的出现,现在市场里的大闸蟹价格有些乱,因为是批发,每一斤降低1元都有可能是很大一笔钱。“我算过了,每天1万斤,至少需要三十万元!”


  记者求证:市场北区确有此事,3万斤大闸蟹用于放生


  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钱报记者来到新农都求证。“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不是一个人,是好几个人一起来的。我还问过他们,买这么多,吃得掉吗?”一位姓胡的摊主就在北区做批发生意,28岁,安徽人。


  胡先生告诉钱报记者,这些人是半个多月前出现的,开辆面包车,带头的是两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几个人来了之后,略略询问几家店的价格,就开始“扫货”,往往将附近三、四家店的大闸蟹一扫而空。“价格上好像没有太多讲究,30~50元/斤的都有,他们主要看这些蟹是不是有活力。”


  本来,像这样的大采购,市场中也并非罕见。只是从那时候开始,每隔几天,这些客户都要来一趟,“除了带头的那两个男人,还有四五个人帮忙的。从哪家买也不固定,每次买的数量都在4000~5000斤。主要买湖蟹,偶尔还买些甲鱼、泥鳅等。”胡先生说自己也很好奇,于是就问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大闸蟹,是用来送人还是定向加工。对方的回答让他很吃惊:买这些水产是拿去放生的。胡先生本人见到这些人也有大约6次了,总购买量将近3万斤。


  一位曾受雇的货车司机证实,这批人下午三四点来到批发市场,当天傍晚就会在之江大桥和钱江大桥附近放生——直接将螃蟹、甲鱼等倒入钱塘江。


  正是如此,来采购的时间也有讲究,得是适合放生的日子。不过大抵上,隔两三天就会采购一次。


  即使以胡先生见到的购买量——3万斤计算,这些大闸蟹至少花了120万元。


  “来采购的好像不是出钱的人,他们大概是一个互助会的形式,好几个老板一起凑钱,然后请人帮忙采购。具体采购的人自称出于义务,并不从中牟利。”另一个曾和对方有过“生意往来”的摊主说,其实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之前自己在宁波也从事水产批发生意,宁波当地购买水产拿去放生的情况要多得多。“只要看中了,大都是一个摊位上所有活着的水产一并买去,不过买泥鳅、甲鱼的多,大量买湖蟹放生的少见。”


  市场管理方:自由交易,目前没有影响河蟹行情


  钱报记者多方试图联系这个神秘人物,但未果,但市场管理方证实了这个人的存在。


  杭州新农都水产市场总经理应耀芳说:“听到过,但对购买者本人的信息并不知情。(大闸蟹)采购量很大,往往有四五千斤甚至更多。”他介绍说,市场里的大闸蟹主要来自江苏(阳澄湖地区)、安徽、江西,单只蟹的重量3两~5两不等,价格低的大概30元/斤,高的五六十元。“最近几天市场里的大闸蟹日交易量在十七万斤左右,高峰时期会突破60万斤。某个人或者某个机构单日采购量四五千斤不会对市场造成决定性影响,应该也不会左右整个河蟹的价格行情。”


  钱报记者也了解到,新农都水产市场几乎影响大闸蟹在浙江的市场,通过这个市场外销的大闸蟹占到整个浙江市场份额的八成。


  “只要不是故意压低或抬高价格,市场管理方面不能也不会出面干预。如果出现矛盾,我们会第一时间介入协调。”应总经理说。(感谢钱先生提供线索)


  专业部门:放生不是想放就放


  每天四五千斤的大闸蟹,几乎固定投放在钱塘江一个江面,是不是合适?这些大闸蟹的理论成活率高吗?如果大批量死亡,会不会对当地生态造成破坏?


  杭州市渔政总站增殖科相关负责人的态度很明确:本意是好的,但前提必须是科学的、环保的、生态的。“这个时候投放大闸蟹,缺乏基本的常识,同时也是对生态环境的不尊重。”该负责人说,大闸蟹学名叫中华绒螯蟹,其实钱塘江里就有,而且他们每年也会在3~5月份投放大闸蟹苗。目前是捕蟹季节,大闸蟹也准备越冬,此时放生不利蟹的生长。


  杭州市水产技术推广总站站长郭水荣不支持这种放生——可能带来严重后果。“这些大闸蟹都已性成熟,习性是在这个季节‘生殖洄游’。”郭站长说,这些大闸蟹要么就是游向大海繁殖,要么就在“路”上被捕捞。目前并不知道这些大闸蟹是否带有致病菌,是否是“近亲”——可能会给生态带来不小的影响。


  郭水荣说,很难判定某一次放生会直接导致严重后果,但长远如此的话,势必会对水环境造成难以逆转的灾难。“涉及大批量放生,应到渔政部门备案,由渔政规定放生时间、地点,并刷选、选定品种(外来种、杂交种、亲近种均不可),并在渔政部门监督下放生。”


  即使是放生也不是想放就放的——《杭州市渔业资源保护管理规定》第十三条规定:禁止向开放性水域投放危害性外来水生物种。第三十条规定:向开放性水域投放危害性外来水生物种的,由渔政监督管理机构责令改正,没收投放的危害性外来水生物种,可以并处二千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罚款。钱江晚报


加微信号13593234447随时获取水产相关信息!

============www.sxzyhy.com==========

感谢您关注山西中渔海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办《科学养殖》公众平台,我们将努力为您提供最新新闻资讯、市场动态、养殖技术及水产相关信息。

点击下面"阅读原文"更精彩!


发表